2021年度《期刊引证报告》(JCR)将正式引入在线发表内容

科睿唯安
科睿唯安

在“Early Access”愈发盛行的今天,越来越多的期刊在将文章正式收录到预定的卷/期之前都会先行在线发表。在线发表有助于更迅速地发现和分析学术内容。 自2017年以来,科睿唯安一直与期刊出版机构共同扩展期刊内容索引,将在线发表文章纳入 Web of Science 核心合集(Web of Science Core Collection™)和 InCites™ Benchmarking & Analytics 数据库中。在2021年度的《期刊引证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 ,简称JCR)中,我们将正式引入在线发表内容,以便更准确地反映快速在线发表的动态引用环境。

 

Web of Science如何界定“在线发表”?

我们将在线发表(Early Access)定义为在最终分配到已成刊的卷/期之前以在线形式发表的“正式出版版本”(Version of Record)内容。我们使用的定义为“一篇期刊文章的固定版本,即其出版机构已通过正式和排他的方式声明此文章‘已发表’,从而公开发布了该版本。”尽管这个定义是专门针对论文(articles)的,但我们也将这一概念广泛应用于满足条件的任何文献类型。

内容须满足下列条件方可判定为“在线发表”:

  • 除最终分配到某一卷/期外,此“正式出版版本”不会变更
  • 包含一个不会变更的DOI 包含一个在线发表日期
  • 包含被引参考文献(如出现在“正式出版版本”中)
  • 不含卷、期、页码范围、最终发表日期
  • 最终以卷/期模式发表在某一期刊上

* 遵循连续文章出版模式(Continuous Article Publication)模式、“线上办刊”(Build Online)模式或仅以印刷形式出版的期刊不符合在线发表索引条件。

自2017年起,作为“在线发表”试点计划的一部分,我们逐步吸纳了以XML格式向我们提供在线发表内容的出版机构参与计划。该试点计划进展顺利,至今已有来自各个合作伙伴的6000多本期刊通过XML提交的方式加入进来。我们衷心感谢所有参与合作的出版机构,让我们得以更准确地呈现当今学术内容的消费方式。

 

2021年 JCR 将有何变化?

我们将把在线发表引入2021年 JCR(2020年数据),采取分阶段、前瞻性的方法来调和出版机构加入的时间差异。以2020年为分界线,此前各年我们将使用最终发表年份,此后各年则使用在线发表的发表年份。这种方法与先前的前瞻性政策变动保持了统一,也使JCR对 Web of Science™和 InCites™的在线发表处理更为一致。

大多数文章都有一个与最终发表日期处于同一年的在线发表日期。在新政策下,我们在JCR中对这些论文的处理方式不会改变。少数在线发表内容的在线发表发表日期与最终发表日期不在同一日历年内,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将只使用在线发表日期。例如,如果一篇文章的在线发表日期在2020年,而最终发表日期是在2021年,则来自该文章的引文将计入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Journal Impact Factor™,简称JIF)的分子,而不计入2021年期刊影响因子分子;同一篇文章将计入2021年和2022年期刊影响因子的分母,而不计入2023年期刊影响因子分母。相反,发表在2021年的非在线发表的论文则将为2021年的期刊影响因子贡献引文,并计入2022年和2023年期刊影响因子的分母。

 

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分子

从2020年编入索引的内容开始,我们将根据“正式出版版本”的最早发布时间将文章纳入JCR。这意味着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的分子将包含来自以下来源的引文:

  • “在线发表”年份为2020年的在线发表文章
  • 最终发表年份为2020年、在线发表年份为2019年或更早的在线发表文章
  • 最终发表年份为2020年的非在线发表文章

*这只是2021年JCR(2020年数据)的过渡步骤。

 

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分母

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分母不会包含在线发表贡献的文章;该分母将仅包括最终发表日期在2018年和2019年的可引用论文。

 

为什么采用分阶段、前瞻性方法引入“在线发表” 内容

基于过去三年Web of Science™对在线发表内容的不断收入,利用包含了近530万篇源刊论文(517,000个索引为Early Access)的数据集以及2060万条引文(近360万条引用于或链接到Early Access论文),我们建模分析了以各种方法将Early Access内容纳入期刊绩效所产生的结果。在讨论文章“追溯性模型和前瞻性模型”中,我们详细阐述了这两种模型。

与在线发表内容相关联的日期分为两种类型——“在线发表日期”代表“正式出版版本”(Version of Record)的首次发布,“最终发表日期”则对应卷、期、页的分配。在线发表日期和最终发表日期分属不同日历年的论文会给JCR指标的计算带来挑战:这些文章是应计入其在线发表年份的发表文献数,还是计入其最终发表年份的发表文献数?

追溯性模型会用在线发表日期向前回溯自2017年起我们以在线发表形式接收的所有内容。对于2018年或2019年为索引提供在线发表内容的期刊而言,这会影响它们的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JIF™)分母,由于这些期刊先期参与了我们的在线发表试点项目,其JIF值和类别排名可能会有所下降。如果2020年之前未提供在线发表内容,期刊的JIF分母则不受影响。

前瞻性模型会将2020年设定为根据在线发表日期(而非发表日期)考量在线发表内容的第一年,并会继续使用在线发表日期纳入新内容。不同于追溯性模型,对于2020年以前作为在线发表纳入索引的内容,前瞻性模型不会将这些内容计入JCR的年份从最终发表日期改为在线发表日期。

在两种模型中,2020年作为在线发表的内容均会为2020 JIF分子贡献被引参考文献,即便该论文直到2021年或更晚才得到卷-年分配也同样如此。如此一来,无论期刊本身是否发表了已收录在Web of Science中的在线发表内容,会有更多的论文和引文为JCR中大多数期刊的2020 JIF分子做出贡献。

我们决定选用前瞻性模型。这是因为追溯性模型会创建两个受到不同影响的期刊类群——仅以科睿唯安开始接收其在线发表内容的时间为依据,而不是依据期刊本身的引用或发表动态有何变化。

在使所有期刊的引用获益的同时,将计数劣势强加给一部分期刊,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而前瞻性模型让我们在2021年和将来能继续扩大在线发表内容索引的期刊数量。使用在线日期考量当前和未来的所有新内容能让JCR数据及时纳入已快速发表的文章内容以及更多新近的引文。

 

参考文献:

Adding Early Access content to Journal Citation Reports: choosing a prospective model

What’s next for JCR: defining ‘Early Access’

The JCR Reload and a look ahead to the introduction of early access content in 2021

Clarivate科睿唯安

加速创新